中国儿童资源网

连环诅咒的迷案

  1.女大学生之死

  刘三子是市二中的学生,最近流感盛行,他也不幸中招。

  这天,他在素有校园侦探之称的好友童枫的陪伴下,来校医院打点滴。校医老孟和刘三子挺熟,他边给刘三子挂上吊针,边和他们聊起了本市最近发生的一起案子。

  师范大学南校区尽管还在施工,可因为学校扩招,那里已住了数千名学生。3个月前,也就是3月初,女生502寝室一个叫邓雅芝的大一新生吊死在房间里。

  邓雅芝读的是中文系,那天,和她同宿舍的另三名女生和南校区其他学生都去了市中心师大本部上大课。

  等她们回来后,一推门,只见邓雅芝吊在电扇上,舌头伸得长长的,身上穿着件湖蓝色的裙子,上吊用的竟然是那件裙子的腰带。电扇正下方,是宿舍里的一张方桌,桌下倒了一张凳子。

  三名女生一路惊叫着跑到学校保卫处报告情况。保卫处的人急忙报了警。

  那天是周五,警方很快查明邓雅芝没去市区本部上课的原因是因为痛经。事发现场勘探后,警方得出的结论是邓雅芝系自杀身亡。

  童枫皱着眉头问道:“孟伯伯,你怎么知道这事儿的?”

  老孟答道:“师范大学南校区的诊所医生老刘是我读成人医专时候的同学,他告诉我的。邓雅芝的病假条还是他开的呢。”

  “后来呢?”刘三子迫不及待地追问下文。

  邓雅芝的父亲邓阔是本城的一个菜农,得知女儿自杀的死讯,他第一时间赶到了学校,可是无论警方怎么说,他也不相信自己生性乐观的女儿会走上这么一条不归路。在几次大闹都无果后,他最终接受了学校补偿他3万块钱的建议。

  邓阔的妻子在殡仪馆给女儿置换了火化前的新衣,脱下了女儿的那件裙子。这时,她发现裙子的后摆里面用黑笔写了字,“高乔,我死都会来找你的”。邓阔看到这行字,怎么也不同意马上火化自己的女儿了。

  就在这时,110接警台接到师大南校区保卫处的又一个报案电话,说学校又死了一个学生。

  这次死的是邓雅芝的室友——已经搬到402宿舍的高乔。她被人用绳子勒死在502宿舍,姿势是跪着的,正对着临窗的左边床铺,而那个床铺,恰恰是邓雅芝生前睡的。

  发现死者的是学校保卫处的工作人员,他陪同宿舍管理员一道去打扫宿舍。宿舍管理员看到直挺挺跪在那里的高乔,当场晕了过去。

  高乔的死,明显是谋杀。警方对她另两名室友调查询问得知,自从邓雅芝死后,高乔一直精神恍惚。邓雅芝死后第三天中午,高乔在宿舍接到一个电话,通话的语气很不对劲,最后连声说道:“好,我就来。”高乔走后,一直没有回来。直到第二天傍晚,她们才听说高乔死在了502宿舍。

  法医做了死亡鉴定后,认为高乔的死亡时间大约是头一天夜间11点至凌晨1点左右。死亡现场没有扭打的痕迹,现场几个脚印被提取后,经过勘别,除了保卫处工作人员和宿舍管理员,以及高乔之外,并无其他人。勒死高乔的绳索也很普通,绳索上没有指紋,显然凶手戴了手套。令人奇怪的是,那根长约四米的细绳两端,有几根细纤维。经过检验,和师范大学的校服是同一种服装纤维。

  警方详细地调查了高乔在学校的熟人,发现她的社交圈很小,交情深的,只有她的老乡张廷芳,现在在读外语系研究生,研究生院也在城南新校区。据同学反映,高乔和邓雅芝之间,没有任何嫌隙。

  警方向张廷芳了解高乔的情况时,张廷芳并不热情,他认真地回答了他和高乔的关系,除了是老乡,再无其他。

  警方接着查明了高乔离开宿舍前,她的手机接到的电话,那个号码恰好是张廷芳的。同时,另一拨警察通过清点高乔的遗物,发现高乔不止一次地在她的笔记本上写着“都是他,都怪他,我要是死了,他也跑不了”。

  刘三子猛地一拍大腿,说:“我明白了,高乔的死以及邓雅芝的死都和张廷芳有关系,他一定是凶手。”

  老孟被刘三子的举动吓了一跳,接着,老孟笑眯眯地看着童枫:“你觉得呢?”

  童枫皱着眉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张廷芳跟着也死了。”

  刘三子对童枫的这个说法嗤之以鼻:“他死了?除非是畏罪自杀。”

  老孟目瞪口呆地看着童枫,夸奖道:“小伙子,这回真被你猜对了,张廷芳的确死了。就在警方准备对他进行提审时,四处都找不到他,结果他竟然从研究生院的教学楼顶跳了下去,还留有遗书,说他对不起邓雅芝,也对不起高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