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儿童资源网

山耗子敢死队

  太行山雄奇险峻的山岭中,空旷寂静,赶路的人都“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在弯弯曲曲的小径上,有这么一个奇怪的景象:一对八路军女战士匆匆赶路,后面一群凶悍的日本兵紧紧跟随。这才真是羊狼狭路相逢,欲知后事如何,请看——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十几个黑衣人悄悄潜到了鬼门关。鬼门关是进入太行山根据地的唯一通道,路两边全是悬崖峭壁。日本鬼子在鬼门关两侧修建了两个炮楼,重兵把守,死死地扼住了这个咽喉要地,掐断了八路军的物资补给。十几个黑衣人很快逼近了炮楼,只要从两个炮楼之间溜过去,那就是鱼入大海虎进深山,鬼子绝对不敢往里追。

  黑衣人趁着夜色行动,炮楼里的鬼子竟然毫无察觉。为首的小胡子刚要松一口气,就见十几个伪军、鬼子端着枪冒了出来。坏了,有暗卡!黑衣人呆呆戳在原地。

  鬼子命令他们脱掉衣服,缴了他们的械,才放心地围上来。就在这时,小胡子发出一声尖厉的口哨声,黑衣人像敏捷的猿猴一样冲入敌阵,短短几秒钟,这些鬼子、伪军连哼都来不及哼,就见阎王去了。黑衣人穿好衣服消失在浓浓夜色里。

  这些黑衣人到底是干啥的,手脚这样利索?他们有个别名叫山鼠敢死队。什么山鼠啊,就是山耗子,说白了是日军中的特种兵。既然他们也是鬼子,为啥还杀自己人,岂不是耗子动刀——窝里反?其实这跟山耗子们此次进山的目的有关。他们此次进入太行山根据地是执行一项绝密的任务——刺杀八路军的一号首长。既然是绝密任务,守炮楼的鬼子伪军哪能知道,万般无奈之下山耗子们只得痛下杀手。

  为了这次刺杀任务的成功,这些山耗子进行了周密的准备,首先穿着打扮上全是山民模样:踢倒牛的山鞋,大甩裆棉裤,对襟棉袄,从外表看是地地道道的山民;这只是形似,为了做到神似,他们在汉奸的指导下,吃饭用大碗,走路高抬腿(山路障碍多,山里人走路腿抬得高),更绝的是这些人个个能说两句熟练的山区方言,特别是那个叫龟田的小胡子队长。

  转眼间进入太行山根据地已经三天了,这群人昼伏夜出,渐渐逼近根据地的腹地——棋盘坨。这是八路军的总部所在地。

  这天晚上走到半夜,一个鬼子兵忽然小声说:“队长,坏了。”龟田问怎么了,鬼子兵指了指一棵老歪脖子树。龟田一看暗叫不妙,天刚擦黑的时候,他不是还冲这儿撒了一泡尿吗,怎么现在又回来了?

  一个叫小野的兵凑了过来,说:“队长,我有办法。”“你?”龟田乜斜小野一眼,这个小野是从普通部队调过来的,山耗子个个都是顶尖高手,唯有他稀松软蛋,不过摆弄机器却是好手。

  小野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说:“这是电台探测仪,可以准确锁定八路军的电台频率,现在只要测一测八路军电台的方向,一直走下去,就不会迷路了。”

  这招真见效,他们终于没有返回原地。但到第二天晚上,他们转来转去,又回到了老歪脖树下。

  是不是电台探测仪失灵了?探测仪没出毛病,问题出在山路上。这个山谷叫做迷魂谷,山路弯弯曲曲的,表面上一直往前走呢,但不知不觉间就偏离了方向。

  众人不死心,又沿着迷魂谷转了半天,就在几近绝望的时候,龟田忽然手一挥:“快隐蔽!”山耗子马上隐在了山路两侧。

  不大一会儿,山路上转过来十几个人,个个举着火把。山耗子们都紧张起来,这是一群穿着灰布制服的八路军呀。慢慢地,火把靠近了,龟田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原来那是十几个八路军女战士。

  色迷迷地看着女兵走远,小野小声嘟囔:“可惜,到手的熟鸭飞了。”龟田微微冷笑:“你真是蠢猪,眼下最要紧的是走出山谷,她们可是活向导呢。”

  漆黑的山路上,女兵前边走,山耗子在后面跟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女兵们爬上一座大山,龟田等人也跟着向山顶爬去,走着走着,小野喊起来:“队长,快看。”龟田不看则已,一看惊得目瞪口呆:只见火把一个接一个掉下了悬崖!

  龟田让大家做好战斗准备,呈扇形向山顶包围。说也奇怪,山顶上既没有埋伏,也没女兵的影子。龟田正奇怪,山崖下面忽然传来嬉笑声,探头一看,原来女兵全都在谷底。这是一处断崖,少说也有十几丈高,崖壁光滑如刀砍斧削一般,难道她们是飞下去的不成?

  龟田借着微弱的星光,终于发现了奥秘所在。峭壁上有一架山藤编成的软梯,一直延伸到谷底,女兵们就是顺着软梯下去的。对面的峭壁上也有一架软梯,她们此刻正沿着梯子往对面峭壁上爬呢。